慢慢

步步走向你


“我滚蛋成了吧”林野把防盗门重重地摔回去,飞快走下楼梯,出了小区,她突然停住,吸了吸鼻子,满鼻腔的雾霾的味道。

想抽烟了。

她摸遍衣服口袋,又看看了微信余额,只有四块五毛三。

林野无奈地摇了摇头,裹紧了穿了四年的旧大衣,仔细看的话,衣服下摆处还有一点点白色的颜料。她漫无目的地在大街上游荡,走过热闹的街区,走过冷清狭窄的小胡同,连打在脸上的凛冽寒风都被她忽视了,没有任何想法,只想远离那个她生活了十七年却让她痛苦了十年的郑琳英口中的“家”。

走上过街天桥,她趴在栏杆上,目光扫过路旁的一栋栋居民楼,此刻应该是23点多,有几扇窗户后面依然亮着暖黄色的灯光,在这黑漆漆的冬天夜晚里温温柔柔。可林野的眸子更暗了,她垂眸看着下面宽阔的道路上一辆辆飞驰而过的轿车,想着车里的人应该都在很着急地想赶快回到这些亮着灯光的温暖家里吧,而为他们留着灯的家人也在期盼着他们的归来。

这些灯光,没有一盏是为她亮起的。此刻,郑琳英应该已经关灯睡觉了。

冬天好像一年比一年长了。

林野又吸了吸鼻子,那种被人等待着回家的感觉早就同她内心里对家的眷恋一起消失了。

还是好想抽烟。

她继续垂眸无神地看着车辆,突然一阵轻轻的脚步声传进她的耳朵,林野没回头,想着也就是个过路人。但不免还是警惕地崩了崩身体,毕竟夜黑风高,一个女孩子确实不安全。

她无心再多想,只静静等待着这个脚步声赶快走远直至消失。

脚步声经过林野身后的时候,一股烟味儿压过了北京冬季雾霾的味道。

想抽烟——前几分钟对香烟的强烈渴望再次出现,大脑中突然冒出了一个她从来没有过的想法——向陌生人借烟。

但是……这不太好吧,突然向路人借烟?

其实这本没什么,但对于林野来说,这已经算得上是一种大胆的尝试了。

她正踌躇着,突然脚步声停了下来,烟味儿依旧弥漫在她附近的空气中。

她侧过头,瞥了一眼脚步声的主人——瘦高的身体外裹着一件长款黑色大衣,修长的小腿,踩着一双不亮但也干净的黑色马丁靴,卷发,略长的刘海被风吹向右边,眼睛随意地盯着路边的一棵树,高挺的鼻梁上架着一副普普通通的金边眼镜,拥有令人羡慕的漂亮下颌线,薄薄的嘴唇正夹着一根抽到一半的香烟,白色的烟飘出来很快又随风散走,美中不足的是嘴唇上方有未处理的胡渣。

林野看了三秒,立刻转回头。

砰砰砰——心跳有些快。

好看的人就令人忍不住想多看几眼,当她第三次转过头想假装不经意再看看这位英俊的陌生人时,目光便撞进了对方深褐色的眸子中。

突然的四目相对使林野有些无措,她的耳尖瞬间变红,想转过头却僵在原地,整个人都要被那双明明没什么神采却格外让人挪不开眼的眼眸吸进去。

男人修长的左手把嘴唇中夹着的香烟拿下来,弯了弯嘴角,轻笑了一声,“来一根儿吗?”

林野的思绪还没有整理好,只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男人随手整理了一下刘海,一步一步向林野走来,一步一步,砸进了林野心里,之前的那种紧迫感突然一点点从心底溜走了,竟然有莫名的喜悦与期待冒了出来。

他掏出烟盒,打开,拿出一根递给林野。

林野微颤抖着手接了过来,放在嘴里,刚想开口借火,就听到咔嗒一声,明亮的火苗窜了出来。林野靠近了一步,叼着香烟凑过去,点燃。她猛吸了一口,薄荷的味道划过喉咙,清凉舒服,轻轻吐出烟雾后侧过头看着男人,真诚地说了一句:“谢谢。”

男人拜了拜手便转身离开了。

脚步声越来越远,林野望着他的背影,愣在原地。然后,她慢慢把这根烟吸完,咽了咽口水,甘味扩散开来。

林野一直呆到凌晨一点多,居民楼只剩零星几盏灯还亮着,马路上的车辆也减少了许多,在严冬的天气里显得更加冷清。那根烟的尸体已经在地上躺了一个多小时,早就冰冰凉凉了。

又是一阵寒风刮过。

林野缩了缩脖子,脚趾因为过于寒冷而慢慢卷曲了一下,她跺跺脚,准备回去。

右脚刚迈出去,一低头又瞥见地上的烟。事实上,男人离开之后的十几分钟里她的脑子一直是嗡嗡作响,但很快就平息了——偶然遇见的陌生人以后又不会再见面了。

可是,不得不承认的是,那根烟还是令她的心再一次狂跳了起来。她缓缓蹲下身,将手从温暖的大衣口袋里伸出来,刚接触到冷空气,她下意识攥了攥拳头,快要触碰到烟的时候,又飞快缩回了手。

是疯了吗,为什么要去捡一根吸过的烟?捡了又能怎样,像那些暗恋中的小姑娘一样夹在日记本里珍藏起来吗?

她叹了口气,嘲笑了一番刚才反常的自己,站起身离开了。

冬季的雾霾几乎遮盖住了全部的月光,仅靠着微弱的路灯光,林野恍恍惚惚地朝自家房子走去。街道上安静得可怕,有那一瞬间,她甚至觉得世界上只剩下她一个人,一个四处游荡的孤魂。

掏出钥匙打开门的时候,房子里一片漆黑,林野如常走回卧室,摔躺在床上。

根本睡不着,她拿出手机,随便刷着朋友圈。手指轻轻划着明亮的手机屏幕。她微眯着眼看着朋友圈的朋友分享的日常生活和吐槽,都挺没意思。

突然,在划过某位曾经认识的学姐发的一条朋友圈时,她愣了一下。然后手指迅速点开那张配图,放大放大再放大。看清了那张脸,又反复确认了几遍。没错,照片上这个男人的样貌确实与两个小时前递给自己烟的男人重合了。

林野彻底服气了,这算什么?缘分?

她退出照片看文字:哇!没想到我们学校竟然有这么帅气的老师!我要好好学习!A大金融学院李老师了解一下!

大学老师,A大,金融学院。

林野默默念了几遍,把手机扔到一边,合上有些沉重的眼皮,随着一声叹息将双臂展开摔在身体两侧——果然是那种和自己毫无关系的人啊。

可是,那个男人离开时的背影依然反复徘徊在她的脑海中。她隐约觉得,或许他们俩是同一种人。


TBC.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