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慢

步步走向你


接下来的一个月,林野几乎没再想起过那晚的男人。因为她有更忙的事情——准备美术联考。

若说林野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留恋的事情,那就只有美术了。小时候学美术纯属巧合,只为培养个兴趣爱好,没想到这一画就是十一年。郑琳英也想过让她放弃,努力学习,考非艺术类院校,林野也想过,因为她总觉得自己可能不是能考画画赚很多钱的天赋人,但无奈她对学习实在提不起什么兴趣,成绩惨不忍睹,郑琳英也就随她去了,还好她也不是完全没天赋,再加上认真努力,回报还是不错的。

联考这天,林野带着美术工具独自来到考点儿,郑琳英没说陪她,她也根本不需要。于是,她一个人站在考点儿外默默心不在焉地玩手机的身影与四周被家长朋友包围的考生相比,稍显落寞。但林野不在乎,反正从小到大她的存在感都低得如同透明人。

可即使是透明人,也有被人看到的一天。你以为你只是一块普普通通的石头,可偏偏有人愿意看到你身上的光。

李重山回学校拿资料的时候,才想起来A大是美术联考的考点之一。看着那一张张稚嫩的脸上写满了紧张与小兴奋,他弯了弯唇,想着如果当年自己再坚定一点儿,几年前也应该会背着画具等待考试吧。人生的遗憾有很多,这也算不了什么,至少现在过的也不错,偶尔还可以安安静静画会儿画。所以他也就小小感慨了一下,便迈开长腿继续向办公楼走。

抬眸间,他便看到了正从大台阶上慢悠悠走下来的姑娘。她没什么表情,看不出任何情绪。风吹在她脸上,掀起了刘海,露出光洁的额头。还是那件普通大衣,包裹着略单薄的身体。

突然一个男生从她身边跑过,不小心撞到了她的胳膊。只见她揉着胳膊,眉毛皱成一团,回头说了一句什么,又转过头。也就一秒,她的眉头舒展开,愣住了。眼神里充着迷茫,好像在回想什么事情。

李重山远远观察着她,见她这副表情,突然低头嗤笑了一声。她这样,好像一只刚睡醒的小猫,有点可爱。

他这样想着,便抬起头来想再看看小猫,却和那双清澈的墨色眼睛对上了。小猫的眼里写满了他未知的情绪,无法形容。

看到男人的时候,林野慌了。前一秒还在因为刚刚撞自己的人身上有一股那晚男人给她的烟的味道,后一秒怎么就看到他了?她想收回视线,却在看到他眼睛的时候又再一次中了魔一般无法动弹。她咬了咬嘴唇,小声呢喃:怎么忘了是在A大考试啊…

正当她不知所措时,男人一步一步向她走来。

一步一步,再次砸进了林野心里。

56步,男人来到了林野面前,站在她所站的台阶的下三层,微微仰视着她。

“又见面了”男人面带温柔的笑容,和那晚天桥上的平静脸非常不同。

林野觉得自己的心脏快要跳出来了,发生了什么,他怎么过来了?他怎么还记得自己?他…他笑起来真好看…

李重山看着面前耳尖发红的小猫,突然很想伸手揉揉她的刘海,但还好一阵冷风及时吹过,他克制住了。

“啊…那个…你…”林野不敢再看他,微低着头小声说,却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清。

“我还记得你,毕竟我还真是第一次看到一个小姑娘夜里十二点站在天桥上思考人生。只是…”

林野抬起头,疑惑他接下来要说什么。

“只是没想到你是未成年,早知道就不给你烟了。”李重山笑着说。

“没…没事儿…我也不经常抽。”说着又低下了头。

“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李重山见小猫又低下了头,干脆歪过头凑近一点看着她。

林野见他的脸越来越近,惊愕着猛地抬起头,直直的撞上了对面人的鼻子。

“嘶——”

“啊!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真不是…”

话还没说完,李重山便把手放在了她的头上,轻轻揉了一把,柔软的头发丝瞬间凌乱了起来,他见状又整理了一下。

“那作为道歉,告诉我你的名字吧”

“林…野”

“林野?好,我记住了!我叫李重山。”

“嗯。”林野内心接着说了一句:我也记住了。

“小朋友美术统考怎么样?”

聊到美术,林野就稍微镇定了一些,果断回答:“不错。”

李重山有点惊讶,小朋友原来也不总是害羞嘛。他嘿嘿笑了两声,抬手看了一眼手表,继续弯着眼角对林野说:“那小朋友咱们回头再聊吧,我还有事儿就先走了。”

林野听闻点了点头。

李重山得到回答便欲转身离开,却又突然想起了什么,又看着林野说:“还有,吸烟可不是什么好习惯哦!”

说完就小跑着离开了,留林野在原地有些凌乱:回头再聊?去哪儿聊?不会再碰面了吧。而且…这个活泼的人是谁?是那晚一脸冷漠借她烟的人?

林野觉得有点儿累,便甩了甩头,没再继续想,可她自己都没意识到,从考点儿到家的一路,她的嘴角就没下来过。

“李重山…李重山…”反复默念他的名字,心里就像突然装了一座制糖工厂,只剩甜了。

评论